August 08, 2008

〔肆〕小島海味

PICT2591.JPG

小張老師(左二).

來自小島的海的氣味

那晚才剛聽完憲宇的部落經驗分享,沉浸在Makotaay'的海洋裡,不及換氣,就接到佩馨的電話,接下小張老師的case.

「是明天要一起出船,支援潛水攝影的工作人員噢!」佩馨這麼說.

在黑潮總部遇見他,覺得眼前這位高大黑壯的男子長得狠酷,全身散發著海洋的味道.只是第一眼的印象,你可能會猜他是個潛水教練或是身上總會揹著巨大機械什麼的.


「老師!我在蘭嶼國小教書.」在我猜完腦子裡的答案後,他解答,我著實嚇了一跳.

老師.蘭嶼.

這兩個詞加在一起,就像王建民、曹錦輝、郭泓志一起出現在中華隊的roaster裡一樣夢幻.

小張老師似乎從沒待過熱鬧地方的學校,蘭嶼之前,他待過台東大武.大學時,愛上攝影,然後潛水,所以他有一顆海的心,一雙海的眼睛.


雖然隔天一早要出船,但一聊到蘭嶼、潛水...那一片驅使我們往前的海洋,話題就像浪不停地拍打上岸.小張老師前陣子擬了一個蘭嶼海底廢棄物的清除計畫,海的眼睛讓他看見海面下的美好,也看見人對海做的那些醜陋的事,所以他想號召人力去小島,下海清除人類棄置的那些醜陋.


隔日,一早的魚肚白將我喚醒,往床下一看,小張已經不見了.

心想,該不會睡不好,已經醒了吧!

尋院子、涼台也不見他.

出了院子外才發現小張手中提著相機,望著東方,神情愉悅.

「真美!」小張老師住的蘭嶼國小宿舍在島嶼的西邊,他說已經有段時日沒這麼看過日出了.

「是啊!」

接著我就沒多說什麼了,因為從他飽足的神情中,我知道他感受到了什麼.



午後,追完海豚,回到193,一整天身體都被海洋與日光擁抱著,呈現舒懶的疲累.

「今天真爽,只是這裡下海之後,要洗澡;在蘭嶼,上岸後隨便沖一下就可以了!」
剛沖完澡的他,點著煙,說著.

午後斜陽依舊炙熱,小張要回基隆老家探望父母.

告別後,小張驅車往193的北方開去.

突然間,空氣中海洋的氣味居然淡了許多.





*小張老師寫了一篇當晚留宿的文章,他的確看見了這裡的美,我說,是頻率相近才看得見.

是阿,他回說.

阿碩的193的四又二分之一 from  fasion’s blog–Photography and Lany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