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gust 16, 2008

〔壹〕熱血球兒


人客編號 001  hurlee

hurlee,棒球隊學弟.

他是特地從台北騎腳踏車來一解我的棒球鄉愁的.

剛好是他研究所一年級的暑假,關於他原先預定的環島行,他幾乎是沒計畫的,想說騎到哪裡就哪裡;果真,毫無計畫的他騎到一半就遇到卡玫基颱風,當時他已經騎上蘇花公路一個小時,發現苗頭不對,才騎回蘇澳新站搭火車過來.

似乎193縣道的4.5公里處也不難找,當時我正和鳥人駕老狼往北方崇德海岸作暴風雨前的旅行與墾荒,一時間還回不去領他,就在電話中隨意地交代midway*stop的位置,結果他還真安然無恙地抵達,回到家的時候,他光著大腳丫,似乎已經將midway*stop當成自己家了.

風雨欲來的詭譎天候,讓他的到訪更顯特別.我們作了一餐豐盛慶祝,在小屋裡靜候卡玫基的襲擊.

午後,卡玫基陸上颱風警報剛發佈,我們走小徑,鑽過鐵絲網走上海灘,想好好找個偏僻角落,在漸強的陣風裡KGB,想說這種天氣回味一下小曲球或是在海灘上練習一下撲接,感覺應該不錯.

結果才剛拉開距離,兩位穿螢光橘色的海巡弟兄就從後方衝了出來,一個拿著望遠鏡狙擊我們,另一個慌慌張張地向我們跑過來,舉著喇叭,又叫又逼地,要追捕我們這兩個颱風天的棒球逃犯.

好吧,收兵,我的手臂還沒熱開呢!

挨了一天,hurlee準備離開,兩點半颱風警報解除前,我們到警告線前丟球.海巡看著我們丟,海巡平常也丟球,但丟得不快,他們應該滿納悶這個荒蕪海邊,居然還有人可以把球丟這麼快哩!

還不錯,棒球的情誼是永遠的,情感的交流方式就是傳與接,從對方的姿勢、球的軌跡、速度、尾勁,就可以猜得彼此的心情、困惑以及近況.

「ㄅ一ㄚ!ㄅ一ㄚ!ㄅ一ㄚ!」我們在颱風天的球速間談心.

颱風警報解除後,鄰居衝上海灘撿寶,hurlee則準備繼續上路.

後來騎進城的他,又在街頭遇見黑潮人,他後來決定多留一天,混進黑友裡白吃白喝,還上了堂課.隔天我們準備開拔到石梯坪上課,他原本也是要提早踩腳踏車過去的.

為這次他的來訪寫個小記,人客數自此開始起算.

1 comment:

nochi said...

阿碩,
光顧你的網上實驗空間,
感覺得到光呢。

呵,
夏天的、海洋的、自由的、隨性的…
光光光,

Nochi韶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