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cember 07, 2009

大禮物


他們走進來的時候,因為太過自然我一時無法反應,
面孔太過熟悉,但又不應該出現在這裡,
他們提著大包小包走過來,彷彿只是過來看看隔壁鄰居。

那時候,我和阿瓜正好吃完早飯,
今天的陽光很好,海很藍,
我把書桌搬到外面,逗留在庭院打電腦,
所以他們走進來的時候,那一瞬間,
「登登!」的一聲打在我的頭頂上,
我瞇起眼看清楚門口,他們的笑容有點促狹,
終於我還是忍不住大叫。

無聲無息從台北開車下來看我們,
無聲無息在宜蘭買了鴨肉水果和點心,
無聲無息以致於我認知到他們來的時候,
所有的海潮聲都聽不見了。

阿瓜走出來探看,
很理所當然地雙手捧起兩邊的臉頰驚呼,
像是今早天下掉下來的禮物。









謝謝肥鳥和家珍,這麼多年來不只是你們始終如一,
我們亦如是。





2 comments:

Gua said...

有時候會想:「為什麼喜歡你們?」,以及,「如何不喜歡?」
想了又想,總是沒有答案。

我想,也許就像海總伴隨著白浪,沒有道理,也沒有原因。
或許只因為你們是你們,而我們都不會變。

Anonymous said...

thanks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