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cember 31, 2009

2009




離開花蓮二週,回來的晚上,下著雨,
冰冷的空氣裡,中央山脈的稜線和黑夜混攪在一起,
不知道為什麼還是看得到,感覺它們在身邊就一陣心安。

早上,我搬了飛魚桌在院子裡工作,
瞥眼看見前面的矮石牆,小蟲爬進紫色小花的花心裡,
那一瞬間,身體莫名起了疙瘩。

小貓花花從醫院結紮回來,裹了紗布的身體更黏人,
清晨牠爬上我胸前,我們談了一段小小的戀愛,
我興高采烈地抱著牠,
跑到廚房和瓜瓜說:「我剛剛和花花求婚了!」
瓜瓜翻了白眼:「牠叫妞妞~~~」

晚上我們忙著打包,上山跨年似乎已成每年必然的儀式,
在想像的白色雪地裡偷偷興奮著。
台北下來的雪特和小布看著我們散落一地的裝備,
隨口交換走過的路。

我們的生活沒有任何的不同,
年尾我和小布靠在小海倉的門前,
和雪特閒聊著這一年的花蓮和台東,
屋外冷雨霏霏,也沒有人在乎。

我們要上山過冬了,
謝謝未來連假裡喜歡193而自動自發的旅人們,
謝謝大家的互相。

今年的最後一天,
花花在我腿上睡著了,牠是個知足常樂的小傢伙,
肚子總是呼嚕呼嚕的。

2009要再見了,今晚我們就一起,呼嚕呼嚕吧。
新年快樂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