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ptember 29, 2008

薔蜜、我、與颱風獵人 





這是件非常有趣而且巧合的事.

薔蜜的狂風暴雨稍緩後,我搬出牛棚裡坐板凳坐到冷掉的DVX100A,讓他出來熱熱身.外頭的浪非常大,浪峰崩潰後撞擊沙灘的力道從幾百公尺外傳來,還足以讓整個房子顫動.

海巡早已撤哨,我走到安檢所前的平台上拍,還未超過封鎖線.強烈的陣風要是突然吹起,浪們就像往陸地狂奔、狂吠的巨獸群,竭力前躍、然後潰散在灘上.

薔蜜讓獸群不停地且愈來愈瘋狂地,重複進行著,一次比一次美麗、悲壯的毀滅.
影像417.jpg

我戴著耳機,聽著指向性麥克風的收音,麥克風向海,我清楚聽到獸的怒吼,聽得入迷,入迷到獸奔到我跟前了卻還不自知.

突然,海巡所門前駛來一輛休旅車,是苦口婆心的海巡,我心想.於是轉身準備離開,然後瞥見一位高個子穿著黃色反光衣的男子下車,毫不猶豫地就越過封鎖線.

海巡要去抓人了,我心想,但第一次看到海巡穿這麼帥氣的黃色反光衣.

後來,巧合連到Typhoon Fury這個網站,我才意識到,我看見穿著黃色反光衣的男子,可能不是苦口婆心的海巡,而是自稱Typhoon Hunter的James Reynalds

下面這支影片,2分05秒之前是花蓮港東堤,2分05秒之後便是193的4又2分之1這邊的下海路.我沒有拍這個景,因為怕遇見海巡,被他們苦口婆心地勸,倒是James Reynalds完全不在乎,他迷上獸的巨大、獸的瘋狂、獸的悲壯、獸的美麗幻滅.

原來當我轉身離開後,就如同影片2分05秒之後演的,James Reynalds就走上下海路去,在獸前面獵取獸,在獸跟前,他是多麼渺小與脆弱.

時間約略是傍晚五時,薔蜜的眼睛在蘇澳肆虐後南移回花蓮北方,193的4又2分之1這裡的風向隨之大變,吹起猛烈的南風,所以James Reynalds前方的獸潰散後的浪灰,才會如此紛亂地向北方疾速飄散.



6 comments:

Gua said...

花蓮港東堤超酷的
之前出海有看過一次,但是規模小很多
只有五級浪而已吧那時候

站在浪前的反光人
那個腳色超級無敵適合佛哥的耶

PS1.碩哥,浪要拍,生命也要小心耶!
PS2.我也要入股!我可以入股嗎?入股很貴
嗎?可以分期付款嗎?

我是瓜哥

wei.tze said...
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.
wei.tze said...

HI,碩哥,我是位子,聽到台灣這個颱風是今年最強的讓我有點擔心,希望你那邊一切安好,英國沒有颱風,但卻少了人情的溫暖,不過卻有很多像James這樣的人。

debbie said...

現在聽到颱風就會想到碩哥了~碩哥要為妻小好好保重阿~~

Oceanear said...

Gua,

妳名字念起來真像切.

PS.1我很膽小,不然拍出來的浪就不會這麼小了!
PS.2入股機制我會再仔細地想想,讓大家都有機會能回來這個地方!

Oceanear said...

wei.tze debbie,

這邊一切安好~
夏天,颱風似乎是這裡的節奏.
春天是詭譎來去的鋒面.
秋天,正要來...


昨天傍晚去海灘看看這次颱風帶來什麼禮物,剛好遇見定置漁場的黃大哥坐在海邊看海,跟他聊了過往颱風的經歷,似乎這次強歸強,但中心登陸花蓮,所以浪並沒有打得比辛樂克高.但因為辛樂克是中秋來的,本來就大潮.

聽說民國六十四年有顆颱風,也是中秋前後,浪打到193縣道的馬路上來,打上來的浪上來,從另一頭消散去,帶走了一個孩子.

位子,加油!
debbie,我還沒有小,也照顧好妳的公~